“指尖工作”滥用也是形式主义作祟

“指尖工作”滥用也是形式主义作祟
本来为底层减负的“无纸化”作业,变成了整天抱着手机守着电脑的“五指化”作业。最近,某地读者接到了一名乡镇干部的电话:“我手头有20多个微信、QQ作业群,每天都要阅读群组里的各项告诉。”  曩昔是满天飞的各种表格,现在是满屏的各种作业群。多个部分的微信作业群每日必报到并传报相关资料;各部分不同的作业体系要填写,一切手机24小时坚持开机;一睁眼就要阅读各个微信作业群里的几十条上百条信息,生怕错失作业……底层干部沦为了“微信作业群奴”,让部分村庄底层干部首要精力放在了敷衍手机上,作业沉不下去,疲于应对。正是对“作业留痕”的要求过于简略化,不考虑底层作业的实际情况,乃至不考虑底层运用“高科技手法”的客观条件,生生把“加强办理”的经给念歪了。  中办明确要求,“必要的记载、台账要看,但首要看作业实绩,不能一味要求底层填表格报资料,不能简略以留痕多少评判作业好坏”。过度依赖于各种QQ作业群、微信作业群,就不免沦为成为形式主义的新变种。经过QQ群,微信群对作业进行痕迹化办理,要求图文并茂、一应俱全,而导致底层干部每天在各种群里忙着刷信息,影响了深入底层的时刻、调查研究的时刻,从而减少了和大众面对面沟通的时刻,这应该不是个例,而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  年代在前进,作业方法与时俱进,微信作业群可以让领导干部合理使用“碎片化”的时刻随时随地组织指导作业,省去了电话周转的费事,大大提高了作业效率,这当然没错。但东西的意图在于助推作业,而非被东西牵着鼻子走,不然,就成了末本倒置,还简单沦为形式主义的新变种。乡镇干部身揣多部手机,每天要报到并上传多个作业资料,摄影留痕,作业很难沉下去,这就有点走偏了,“作业留痕”不能替代实地监督,以现代化作业的名义搞形式主义,新瓶装的仍是那些旧酒。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底层作业纷繁复杂,每一项作业都耽搁不得,手机中的各种形形色色的微信作业群每天宣布的各种指令不只给底层干部增添了不少担负,也让底层干部疲于敷衍,乃至成了底层干部的“坑”,不能及时为大众就事。底层干部要“两脚沾泥”,为了敷衍作业群摆摆姿态、拍张相片,田间地头沦为了作业秀场,这样现代化作业背离了服务大众的初衷,反倒成为绑缚底层干部四肢的枷锁。  微信群发布作业任务,不等于作业执行。精简微信作业群,改动底层干部被微信群“劫持”的状况,保证“好钢用在刀刃上”,才干真实成为底层干部作业的“好助手”。(曹瑞晓)